哥斯达黎加画家见证中国抗疫过程 将创作相关题材作品

11月20日,哥斯达黎加青年肖像艺术家胡安·曼努埃尔·德尔加多的个人画展在北京金台艺术馆开幕。“这一展览名为‘十年作品选集’,包括我10年来的画作,希望可以向大家展示我在艺术风格上的变化轨迹。”德尔加多说。

德尔加多出生于哥斯达黎加圣何塞,从小就着迷于对世界的观察和感知。2002年至2010年,他师从俄罗斯籍加拿大建筑师、画家Peter Schwartzman学习绘画。2005年至2010年,他进入加拿大渥太华卡尔顿大学并获得建筑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又回到哥斯达黎加,成为一名职业画家,并在哥斯达黎加著名肖像画家Gonzalo Morales Saurez的指导下继续学习。作为哥斯达黎加视觉艺术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亚洲文化艺术家协会成员,今年33岁的德尔加多已拥有很高的国际知名度和丰富成就,多次在哥斯达黎加、美国、加拿大举办个人和集体展览,画作遍布美洲、欧洲、亚洲。他为不同国家的教皇、国王、总统、文化和体育明星、社会名人等画像,参加众多大型活动、展会、比赛并获奖。

目前,德尔加多已在中国待了一年多,这次展览是他首次公开向中国观众展示自己多样化的画作。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除了谈及他具有强烈工艺感和细节感的艺术作品外,德尔加多本人与中国和中国文化的渊源,以及这一年来他在中国的特殊经历和感受,也令人意兴盎然。

这次画展中,我会展出30幅原创油画,都是不同风格的肖像画。之所以选择肖像画作为创作重点,是因为我认为,尽管绘画风格不变,但你的每一个“模特”都有自己的形象和灵魂,你在创造每一幅肖像画的过程中所表达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虽然我学习的是古典油画,但十年间我也在不断探索新的风格,尝试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风格和创作范围。

上个世纪最著名的写实派画家之一——智利画家克劳迪奥·布拉沃,35岁的时候去往摩洛哥,爱上了那里,并在那里度过了余生。你从他画作中的花瓶、地毯、人们的服饰上,都可以看到摩洛哥文化的影响。历史上很多有名的画家都是在各个国家之间辗转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不断学习、成长,表达他们看到的文化。我也是如此。我喜欢中国,我会继续住在这里,用画笔表达我所看到的一切,并向世界进行展示。

我是一个油画家,来中国后我接触到水墨画、山水画和书法,看到了中西绘画在工艺上的巨大差异。我也见过很多中国艺术家,目睹了他们多样的技能,比如绘画、书法、雕刻等,了解到他们是如何捕捉不同主题和表达自己感情的。我能够感受到中国画中蕴含的美,同时也发现用毛笔创造书法和水墨画难度颇大。记得我在河北参观一个大学里的画展时,曾尝试跟一个书法家练习书写,我一时很难掌握他的握笔姿势,而毛笔在用力和笔触上也和油画笔大相径庭,那真的很难,但也很有趣。这些都是很好的体验,作为一个艺术家,学习使你不断进步。我和中国艺术家可以互相学习。

德尔加多在画室我知道,中国在过去五十年间崛起了很多有名的人物写实画家,比如在世界上享有盛名的冷军,他的画作价格高达百万、千万。我认为他在作品中体现了一种西方油画写实技艺向东方的传递。而这也是我想要做的。

事实上,不少西方艺术作品中所描述的东方并不是真实的东方。比如在哥斯达黎加,很多人对中国有着非常刻板的印象,他们并不了解真正的中国和中国在今天取得的巨大发展。我希望自己能在中国深入学习,然后通过自己的视角向我的国家、向世界展示中国,展示中国如何在迅速的发展中保存了自己的文化。我计划以中国的8到10个省(区市)的文化为主题进行创作,我会把中国的传统服饰、建筑等元素融合进我的肖像画里。比如说我最近刚开始创作的一幅画,就是一个身穿汉服的女子,身处具有北京特色的风景和建筑中。

中国和哥斯达黎加虽然相隔万里,但是两国有着深厚渊源和友好关系。哥斯达黎加居住着约6.3万主要来自广东的中国移民,有不少“中国城”,也有许多帮助我们开展基础建设的中国公司。哥斯达黎加非常重视足球,中国为我们建造了宏伟的足球场,我们对此非常珍视、非常感谢。我在加拿大渥太华和多伦多待了很久,那里也有很多华人,我交了许多中国朋友。中国人非常友好、忠诚,与中国朋友的友谊都是可以持续一辈子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来中国之前,我被确诊患有强直性脊柱炎。这是一种由免疫系统问题引发的关节炎症,炎症影响到我的肩膀、手臂、膝盖、脚腕,我不能抬起右手作画,甚至几乎一整年的时间都无法行走。为了治病,我吃了很多药,也尝试使用中医。虽然哥斯达黎加奉行西医,但我一直对历史悠久的中医有所了解和关注。事实上,我很相信针灸,因为我本身也算是个半专业的网球选手,十几年前就做过很多次针灸治疗,效果很好。

2019年底,我的父亲作为哥斯达黎加驻华大使赴任中国。因为父亲我也来到中国,对此我很高兴,因为我知道自己被治愈的几率增加了。虽然很多人说强直性脊柱炎这种病很难治好,但我认为人的身体和精神都是非常强大的,疾病一定能够被战胜。来中国后,我一直坚持针灸、服用中药,现在已经行动自如——本来你可能会在轮椅上看到我的。前几天我去做了一个血液检查,显示我的炎症指标比正常人还要好。我非常感谢中医,感谢有这样一个来中国的机会——我的父亲被派驻到中国,对我而言简直是一个奇迹。

我听父亲说,我们两国正合作在哥斯达黎加建造中国医学中心。那也许会是拉丁美洲第一个传统中医中心,哥斯达黎加将成为一个向整个拉美宣传中国医学的绝好地点。我认为这将有助于增进哥中两国间的友谊,也让人们多一种有效治疗方式的选择——虽然有时中医见效很慢,但你要相信它一定会有效果。

作为大使的儿子,我有幸获得许多在中国各地旅行的机会。正如我父亲经常说的那样,中国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我在中国大开眼界,这里的方方面面都充满活力和魅力,对一个艺术家来说,这些都是丰富而美丽的素材。

我去过上海、河北、澳门以及浙江温州等地。前一段时间我刚去了苏州,那里的风景实在太美了!我拍了很多照片,希望将来在创作时可以参考;我还参与了当地的一个歌舞活动,得以从中了解到中国多样化的服饰文化。未来我希望可以去西藏、内蒙古等地走一走、看一看,感受那里独特的地域文化。

我喜欢骑车探索城市,欣赏城市建筑,逛逛博物馆、美术馆什么的。中国有许多优秀的现代建筑,包括荷兰建筑大师雷姆·库哈斯设计的中央电视台大楼,以及中国著名建筑师在北京和其他地方设计的建筑灯。有些传统与现代风格相融合的建筑尤其引起我的兴趣,我认为这种结合是非常巧妙和值得称赞的。中国的美食也非常多,不同城市的口味和食物制作方式都有所不同,但是都很好吃,我来中国以后长胖了很多。

这一年来,新冠肺炎疫情对游览城市、参观展览造成了很大影响。随着疫情防控形势进入常态化,我会继续到中国各地游览,去学习当地的文化。中国有着太多机会和值得学习的地方,而且,庞大的居民数量带来了更大的竞争,促使你更加努力。我把中国当作一个促进艺术家成长的平台和我的创作基地,希望未来我可以成为一名“中华文化大使”,用画笔描绘我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向世界介绍中国文化。

记得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病还很严重,因为不能行走,只能待在房间里。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一直在进行“隔离”。虽然本人对此已经习惯,但我明白这对大众而言一定是非常艰难的——不能出门,不能聚餐,不能结伴出行……任何在舒适圈以外的事都会令人感到不舒服。不过,我认为中国政府采取的措施是正确且及时的,中国在抗疫过程中展示出的优秀的领导能力和秩序,值得很多国家学习。

看看中国现在的状态,再对比一些国家因为没能有效防空疫情而遭遇的困境,你就会明白政府的良苦用心。如果中国没有执行隔离等严格防控措施,疫情不可能得到这么好的控制,那对经济社会都会造成更大打击。由于防疫得当,现在中国的形势可比很多国家要自由多了。

今年,我一度频繁出入于几家公立和私立医院,对医院的工作结构和状态有所了解。让我感到震撼的一点是,虽然中国人口众多,但医院里是那样的井然有序。这些医院不但在疫情中严格执行防疫规定和措施,还能保证如此多的患者得到良好的治疗和照顾。我认为这反映了中国政府对于民众的关心,以及为战胜困难而做的巨大努力。

我还观察到,中药在抗疫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中西医结合,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带来更多希望。这也是非常令人赞叹的一点。

文化艺术也通过不同的方式助力抗击疫情、鼓舞人们精神。我看到了不少关于疫情的展览,钟南山院士和医护人员的形象被很多人画进画中。我也计划创作有关中国抗疫内容的画作,范围不局限于中国,也许还会包括我的家人和朋友在哥斯达黎加的经历。我会在我的人像创作中融入关怀、诚信、爱等感情因素,比如用写实手法展现护士对患者真诚的关心和无微不至的照顾——这些都是我亲眼目睹的。

艺术可以丰富人的情感,让你和世界产生更多联系。我们欣喜地发现,因为疫情的缘故,很多被迫居家的人重拾了自己的兴趣爱好,比如绘画。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表达是艺术的核心,你可以通过艺术表达你的观点、你的视角、你对世界的看法以及你的创造。所以说,尽管疫情带来很多负面影响,艺术却在此期间作为人们感情的联结而得到繁荣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