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足球视角看比利时文化融合

比利时是欧洲多语言国家的一员,仅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家,内部因为语言形成了北方说荷兰语的弗拉芒人和南方说法语的瓦隆人。比利时国内的广播、电视、报刊杂志,乃至娱乐明星和政党,都以语言和地域划分。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的文化分裂下,比利时足球领域的语言和文化问题却呈现出不同的样貌。虽然比利时足球运动员实力出众,长久以来并没有在国际赛场上取得过人成绩,直到2013年以来,比利时国家队异军突起,多次位居国际足联世界综合实力榜的第一位。比利时在足球这一传统体育项目的发展上充分认识到文化冲突带来的问题,在不同层级和领域采取了积极进取的融合措施,凸显出足球运动在降低语言壁垒、促进文化融合中的特殊作用。

比利时有着悠久的足球传统,比利时皇家足球联合会成立于1895年,负责整个比利时的足球事务。比利时国家男子足球队是1930年第一届世界杯的13支参赛队之一。二战后世界足球赛事恢复后,比利时国家队陷入了一段低谷期,1950-1970年代只有两次打入了世界杯决赛圈,1980-1990年代的比利时在主教练盖蒂斯的领导下迎来了黄金时期,连续6届世界杯进入决赛圈,特别是还在1986年世界杯中夺得第四名。蒂斯培养了普法夫、里肯斯、范登博格、瑟勒芒斯、德格雷塞、希福、威尔莫茨、尼利斯等名将,其中里肯斯、威尔莫茨球员生涯结束后还担任过比利时主教练一职。这一时期,蒂斯与后续的两位主教练均奉行纯弗拉芒的国家队征召原则,上文中的蒂斯嫡系弟子均为弗拉芒人或至少掌握荷兰语,荷兰语也成为了当时比利时更衣室中的唯一语言。进入21世纪后,由于教练征召标准的放宽、二代移民的成长与青训系统的完善,比利时国家队开始出现不同族裔球员,原本对于非弗拉芒球员的歧视被打破,但也因此导致了语言不统一、教练执教和球员之间沟通不畅的问题。更有趣的是,比利时国歌《布拉班人之歌》完整版由法语、德语、荷兰语三段构成,但在每场比赛前奏国歌环节基本只有播放一段的时长,因此比利时的11名场上球员在这一段中唱的国歌语言很可能不同。

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下,比利时足协采取巧妙措施,因地制宜,将语言文化冲突的劣势转化为不同足球风格混合的优势,同时保护两种文化,并以统一的“比利时国家队”概念来统率。

开放的选材视野。2002年韩日世界杯后,比利时足球人才陷入青黄不接的窘境,连续两届世界杯和两届欧洲杯均未能进入决赛圈。这一时期,比利时足联开启了“2000计划”,他们认识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弗拉芒主义对其他民族足球人才的忽视,造成在新生代球员的培养上落后于其他国家。“2000计划”中的一个教练指出:“其他国家可能可以允许足球人才自生自灭,但比利时的国土面积决定了不可以随意挥霍球员的足球天赋,所以我们选择去培养所有球员,哪怕他们潜力并不出众”。这一计划让比利时建立起了完整的各年龄段青训和比赛体系,每个年龄段均建立了完整的“地方-省-国家”的筛选体系,国家的青年队因此囊括了各个大区最优秀的人才,这为比利时国家队的融合打下了基础。

双语教学与体育文化融合。将说不同语言的小球员汇聚到一个系统后,为了消除语言隔阂造成的小团体现象,达到更好的训练比赛效果,比利时足协对所有青训系统中的球员统一开展双语教学,同时还提高了英语在足球专业化培训和语言训练中的地位。这一教学体系从6岁级别的青训开始进行,这使得比利时青训体系下的球员大多数能掌握一门以上的语言。放开针对新移民以及新移民后裔的青训选拔,一方面提高了本国足球的竞技水平,另一方面,不带政治立场的海外球员起到了调节群体对立的作用。在移民球员融入上,比利时部分职业球队的青训系统还学习德国俱乐部的方法,加入了对难民开放的特殊渠道,为难民中的足球人才提供试训机会。

比利时足协还在官网专门开辟了对球场种族歧视、歧视等行为的举报渠道“#ComeTogether”,以保护移民和其他少数群体在足球场上的公平待遇。

鼓励在更高水平舞台上获得锻炼。除了本国完善的青训系统外,比利时还鼓励在国内低年龄段崭露头角的青年球员到周围国家参加训练。弗拉芒年轻球员可以选择前往荷比边境附近的埃因霍温俱乐部、乌德勒支俱乐部或位于阿姆斯特丹的荷兰青训阿贾克斯俱乐部参加更高水平的青训,而瓦隆年轻球员则可以前往法国北部的里尔、加来等俱乐部参加青训。在国外的年轻球员能够更专注于足球;同时年轻球员在熟悉的语言环境下参加更高级别的青训和联赛,也有助于球员更高水平的舞台上获得锻炼。

拥有一支充满凝聚力和竞争力的足球国家队,对于整个比利时的文化认同感建设也发挥了积极作用。足球是当代世界最具关注度和参与性的运动,足球国家队之间的较量对于社会、社群的整合都起着重要作用。足球运动在日渐多元化的社区中,同样可以发挥粘合剂的效果。足球对于身份归属的建构多数时候是在非官方、非正式、具体社区环境中进行的。通过在街上踢球或与同龄人一起看球,不同群体基于激情、自我表达、快乐、技能和知识被聚集到一起,其本身的身份、语言等标签被淡化,人们得以重新建构归属感。

注意到共同踢球或看球可以形成非正式兴趣群体,比利时足协很明显也想尽力发挥国家队的这种独特效应,上世纪以来多次将比利时皇家足球联合会曾尝试划分为佛兰德和瓦隆分部,但都以失败告终,足球协会和联赛的组织结构继续保持着全国一体性。虽然关于国家队各地区球员的比例等问题仍然引起频繁争议,但近年来瓦隆人和移民后裔在国家队中愈发强大的地位正在不断改善国家队“弗拉芒化”的刻板印象。

比利时足联在足球领域中开展的文化融合探索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内容:在选拔人才时做到唯才是用,不因语言差异忽视对人才的培养;重视全球化浪潮下带来的多重身份,引入移民后裔作为第三方力量平衡两个民族间的对立;最后是利用足球体育的力量凝聚社区。同时,比利时足球青训、国家队管理等政策举措对于建立整体性的文化认同的作用也应得到足够重视,正如有学者指出的“相似的文化事业管理体制、相通的文化和娱乐业市场等也使一个多族群国家内部的文化模式在多元传统之上出现一体的结构性特征”,足球事业的的独特作用,可以进一步推广至其他体育、文艺等项目上,即通过更加包容性、灵活性的制度安排,借由这些项目自身的感召力建立起“整体性文化认同”。 (李云起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

比利时是欧洲多语言国家的一员,仅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家,内部因为语言形成了北方说荷兰语的弗拉芒人和…

海淀区文旅局局长陈静,海淀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徐振涛,海淀区文旅局党组书记孙鹏利(从左到右)徐振涛副…

为促进中小学生对中国传统榫卯文化的了解,体验中国传统木结构文化精髓,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树立文…

近日,由爱奇艺出品的IP推理欢乐解压真人秀《萌探探探案》第二季最终在欢笑和脉脉温情中的圆满收官。数…

为进一步完善深圳市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增强个人和家庭抵御意外风险的能力,普惠性综合保障 深圳众惠…

8月19日,第六届麒麟国际广告奖获奖作品揭晓,由美的冰箱打造的母亲节创意视频《如果妈妈是一部可以改写…

2022年8月15日,国医红墙御医胡维勤教授在北京举办拜师收徒仪式,星瞳科技董事长费宁宁女士为胡教授关…

作为2022年空天信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学术分论坛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次低空产业论坛由济南市人民政府、中…

近几年羊奶粉的风刮得是越来越大,这也让宝妈们在奶粉的选择上又添更多顾虑,选哪个?哪个更好?这些问…

养育孩子的快乐各有不同,但是家长们的烦恼却极为相似如何让孩子搞好学习?双减政策之下,课外辅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